突然想要码字的咕咕墨

BOOM!✨✨↓您有一份帅气的快递需要签收。


您安,这里苏即墨。是个过激叶吹王吹,声控手控,极度护短。

最爱叶修,这是底线。三次本命老张。

别动我的亲友。

混语C,欢迎找我玩儿。

随缘扩列,开心就好,小窗必回。

随便称呼就行,是个渣渣。

不凶,但脾气不好。佛系淡圈。看不惯我就离我远点儿。

ky党公主病自以为是勿扰。

懒癌,话废,更新需【喜欢的人】催。

三次很忙,小窗弧长见谅。

“不好意思,我的可爱是分人的。”






请多指教。

祝我生日快乐。

这是什么品种的沙雕男闺蜜?

【拒绝校园暴力,我们在路上】

瞎逼逼一下。

小学的时候因为我是跳级生嘛,所以一直都是班上最小的学生。然后就有一堆比我发育的早的女孩子仗着身材优势欺负我——也不是言语动作哪里不对,就是冷暴力,孤立和冷漠我。我至今不明原因。

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我因为自由活动时间是待在树底下而不是去和他们玩躲猫猫,就被当时的班长,那个带头冷落我的女孩子罚绕着400米的操场跑8圈。那个时候我也傻,不知道反抗,就是傻傻的照着她的吩咐绕着绿茵场跑圈圈。

当天晚上我回去就发烧了,第二天发展成了肺炎。

但是那个女孩子什么事也没有。甚至老师都没有管。

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事。

后来我上网,发现很多学校都存在校园欺凌。我很想问问那些欺凌者,谁不是自己爸爸妈妈手里的宝?为什么你就可以欺负别人?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立场?你就不怕法律的制裁?

然而那些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趾高气昂地说:“我未满14。不怕。反正他们也不敢反抗。”

多可恶。

也许我所经受的很少很少,甚至不算校园暴力。可是至少我也曾有过那种感觉,我懂,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心痛。

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是说机遇平等,也不是说地位平等,而是作为人类,生命上的平等。我是人,你没有权利去对我指手画脚。

哪怕你未满14。


苏即墨敬上。

残花伴醉人:

[很多时候我都在思考,我为什么要上初中……]


当我最初入学的时候,我是怀着希望进这个学校的。


当一群人用这难听的言语说着关于那个人外貌的话语,逃避这与那个人的接触。


那个人,我?为什么会是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所有闲言碎语全部砸在身上的时候,只能用笑容安慰自己。


说着,没关系,过段时间他们就会忘记。


他们会觉得无聊的。


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些言语给别人带来了怎么样的伤害。


随随便便的污蔑别人调笑,只有再那个人哭的时候流泪的时候才会说一句。


切真是无聊。


拿着别人的短处嘲笑,只是为了自己的开心吗?


当好心帮别人拿本子过去,然后那人厌恶的眼神说,别碰它,太脏了。好恶心。


我就像在海边玩耍的人,明明满怀希望的看着这一片海洋,畅想着里面的神奇生物。


然后被一群嬉笑打闹的人不经意的推下海。


我溺毙在了这片海里,当我重新爬上来的时候,父母的关怀,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句这样的话语,无关轻重,一味的责怪。


你怎么样?要不要和老师说。


然后老师的警告,警告也就只是警告而已。


在背地里,他们仍然在说着那些肮脏的话语。


不知道从谁哪里开始流传,于是因为一个人厌恶你,带着另一个人厌恶你。


如果他不和别人一样厌恶你,他也会被厌恶。


本来就是这样。


很可笑。


哦,为什么呐?


因为我丑啊。


或许有人说你也太敏感了,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那也就当做是玩笑吧。


那就真的是我太敏感了[笑]


没有人会懂得这样的感受吧。


德古林那:



憋了很久,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在教室里,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两次。


——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


为什么呢?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朋友”,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


我怒了,起身要动手,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


过后呢,我去打点滴,她用很“诚恳”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哭着保证“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当时年轻啊,忍了。


今年我高一。


我这个人呢,不太合群。


她呢,见人说人,见鬼说鬼话。


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


背地里,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诽谤我,说我经常挑衅,被她打得进了医院,出院后又挑衅,又被打。说我勾引男生摸胸,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


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无一幸免。


顺提一句,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并以此为骄傲。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种种纠缠,被拒后崩溃大哭,吵着要跳楼。现在,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


更为可怕的是,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


包括我。


于是呢,那天中午,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


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更是当众叫嚣:“你要什么呀,要我的命吗?”


我说抱歉,你这条命,谁稀罕要啊。


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班主任警告了她,又让我们不得声张。


从此,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


这一年的一月末,她才给我写了一封“道歉信”,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洗白自己,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重新成为好朋友”。


班主任呢,劝我放下,劝我原谅她。


我呸。


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以后若再评论他人,以命相抵。


——我去你妈的。


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名为“言语欺凌”的犯罪。


被她辱骂过,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


其余的人,要么体格瘦弱,要么性格怯懦,要么没有后台撑腰。


而她呢,家长疼爱,要什么有什么。


老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更多更多的,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


在这里,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让导师转身。我知道,比我更惨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


救救孩子。


如果见到校园暴力,请尽量拔刀相助。


至少,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


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拒绝校园暴力,从你我做起。】
最后,请务必点点小蓝手,能转载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了。
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
或许,您的举手之劳,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二十)

#写的不好歉
#有点晚抱歉呐

“总之,先在这里住下吧。”江波涛说。

叶修也没客气,道了声谢就领着苏沐橙进了房间:“那就麻烦了。”

周泽楷在旁边不知道为何一直红着脸。

有天叶修突发奇想去散步,看着苏沐橙这小姑娘睡得正香也没叫醒她,一个人轻手轻脚地溜进了森林。

森林里面有一股独有的潮湿泥土的香气,还混着一点儿菌类的腥气。叶修深吸一口气,慢慢悠悠地随走随看。

一抹亮黄色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是个面带戾气的青年,长得还挺帅。叶修眯了眯眼,毫不在意的继续往前走。

两人很快撞上了,青年堵着叶修面前的路不肯走,叶修抬眼扫了眼那人,往边上让了让,完全忽视了他脸上的欲言又止。

能少惹事儿就少惹吧。叶修想。

他以为那个青年是来找麻烦的。

谁知那人竟然跟着走在了他身后,他退一步那人退一步,他向前一步那人也向前一步。

“我说这位小同志,”叶修回头好笑地问,“你干嘛老跟着我啊?我又没钱又没色,还抢劫呐?说吧,为什么跟着我?”

青年哼了一声,涨红了脸不说话。

“不说啊?得得得,那我走了,”叶修作势转身要走,“小同志你慢慢玩儿吧。”

“你!等等!”青年眼疾手快地拉住叶修手腕。

叶修偏过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就算不说你为什么跟着我,也总得告诉我你是谁吧。”

“我……就是我啊!”

“……你到底是谁?”

“是我啊是我啊!”青年憋得俊脸通红,着急之下露出了圆圆的耳朵和细长的尾巴,“你不记得我了吗?!”

叶修瞅了瞅他的右腿和那明显的动物特征,恍然大悟:“你是前两天被我打伤的那头狮子?”

“对对对!就是我!”青年点点头,“我我我叫孙翔!那个……”

“?”叶修不明所以。

“我是看你这么强才来找你的!绝对不是对你有意思!”孙翔闭着眼否认。

“……我也没说你对我有意思啊。”叶修一脸看不透。

“呃……反正!”孙翔噎了一会,又昂起了头,“我会对你负责的!”

“???啥???”



#停在了奇怪的地方
#下一棒 @大糖圆子 加油!
#写的不好拖后腿了见谅……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六)

Silver    Forbiddance  (圣器篇)

前后文似乎可以不用照应?
(好像我的画风完全不对?)

沉默半晌,叶修抿了抿嘴,拨开挡住眼睛的额发,笑着道:“继续讲吧,这禁术是干嘛的?”

关榕飞愣了愣,下意识地开口:“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传说中圣器也没见人凑齐过,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叶修侧头问他,“有人收集过圣器?”

关榕飞摊开手无奈道:“只是听说,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听说听说,有人听就有人说,有人说就有人做。”叶修晃晃手中的圣器故作老成地道,尾音稍稍拖长,带着一股咏叹调的意味。

“在对面那片小树林里,或许会有收获,”关榕飞思索了一会儿,“我们正好要过去,一起吧?”

叶修耸了耸肩拉住一旁的小姑娘,不置可否地继续跟着队伍。

一路畅通。

一路上叶修都很沉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阖的眼眸中的光明明灭灭,各种关榕飞看不懂的情绪交织糅合在一起,给原本的浅褐色涂上了一层烟灰色。

大概是经历了很多磨难,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吧。关榕飞想。

可他不知道,有些时候,一次失去抵得上无数遭遇。

原来人不是慢慢长大的。

原来人是一瞬间就可以长大的。

一行人很快到了小河边,一个戴着斗笠的人正坐在一块儿石头上抽着烟。关榕飞似乎常常与这人打交道,走上前去熟稔地与人寒暄。似乎是说到了叶修,那个人摘下斗笠往人群那边看,恰巧碰上了叶修望过来的目光。

斗笠人笑了笑,向叶修走近几步,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那是人类与魔族最安全的交往距离。

“嘿,小子,”那人甩手扔给叶修一包烟,“抽根烟,我就渡你过河。”

叶修轻笑一声,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烟,如同变戏法似的将其点燃,眼神紧盯着火星忽明忽暗的烟,却半天不拿起来放到嘴边:“这人呐……就爱自残。”

“诶,你倒是抽啊,”那摆渡人看上去也没多大耐心,等到烟燃了三分之一的时候主动出声,“我是喊你抽,不是喊你看。”

叶修抬头看了看有些着急的关榕飞,再看了看躲在一旁低着头的苏沐橙,缓缓地将烟凑到嘴边。

“还行,”初尝烟味的叶修咂咂嘴,扔掉烟,“就是呛了点儿。挺爽的。”

关榕飞长舒一口气,一回头却没想到摆渡人死死地盯着叶修的手,咬牙切齿道:“这是我一年才抽的到一包的黄鹤楼!你特么抽一半就扔了!?”

叶修一脸无辜地冲人眨了眨眼:“您给我之前也没说啊……”

“好!你行!”那人强撑着微笑了一下,手指往船上指了指,“上船吧上船吧,我一向说话算数。”

“谢谢谢谢,”叶修双手合十道,“您给我烟抽还渡我过河,您真是好人呐。”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摆渡人重新戴好斗笠,“反正你也活不了两天了。”

“您这话什么意思?”叶修右脚踏船上,左脚踏岸上,本来打算将左脚悬空,却在听到那人说的话后站直了身体。

“他开个玩笑我而已。”关榕飞打圆场。

“没开玩笑。”摆渡人摇头晃脑的道,“那片小树林啊……邪门儿的很,几乎没人可以从里头走出去。”

“瞧您说的,哪儿那么夸张呢,”叶修挥挥手,“况且……就算再难出来,我好歹还是个魔族,能自保。”

“并且这地方,”叶修勾起唇角,“我非去不可。”

好像没够字数。全程流水账抱歉。ooc歉。太困了可能有点儿漏洞。下一棒是个太太 @大糖圆子 。太太加油帮我把歪掉的画风正一下。

【all叶】联文预告《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

emm。不是太太。日常ooc见谅。【鞠躬】

鹰鬼:

来晚了啊啊啊啊啊啊!


麦翩行尤:



这是来自一个小小的all叶群里的联文。很早之前就已经想写这个联文了但是一直没时间,现在放假了,终于可以开始。 故事内容大概是:这是一个伞哥意外去世后,附体在千机伞上,魔族叶修为了复活伞哥四处寻宝以至于撩遍了全大陆汉子的故事。 被叶修拿在手里的千机伞里的苏沐秋不得不看着自己的修修跟各种野男人眉来眼去,看着修修跟别的男人同床共枕?甚至作为伞的自己要被臭男人摸遍全身?? 苏沐秋: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 联文太太一共14位。
@麦翩行尤
@桴笙 
@鹰鬼
@一叶障目…不见南山
@ww
  @随便 
@苏即墨  
@大糖圆子  
@三林六木
@🍁叶球球🍂  
@一颗椰子
@日常懵逼脸的22
@海黔深井 
@徐行
从七月十号开始,每天一篇更新,在不同太太那里,看后文请记得戳tag---all叶苏沐秋报警。


【伞修】通往幸福的门

★小可爱要的伞修 @青池

★老梗出新

★校园paro

★一如既往的短小段子

★更完这篇和下篇韩叶就不写了,老福特什么时候正常什么时候续更

————————————————————

最近有一种告白方式在荣耀高中流行,上至给妈妈的一封信下至给暗恋的人的情书基本上都用到了这个套路:


“提问:木做的门是什么门?”


“木门啊。”


“铁做的呢?”


“当然是铁门啦。”


“……那,通往幸福的门是什么门呢?”


“这个……我不知道诶。”


“是我们啊~”


ding~告白成功!


翻校园论坛时不小心翻到这个段子的暗恋叶修同学的苏沐秋同志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下,发现了华点。


叶修……好像不逛论坛?


那么……


苏沐秋微笑。洁白的牙齿与主人肮脏(划)不洁(划)奇妙的心理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日放学,苏沐秋和叶修并肩走在出校门必经的小花园里。眼看着校门口近在咫尺,苏沐秋
伸手扯住向着校门撒欢儿奔去的叶修的手腕。


“喀喀……叶修。”


“嗯呐。”


“呃……提问:木做的门是什么门?”苏沐秋尴之又尬,想问又觉得这问题太瓜。


“???你问的是什么傻逼问题???”叶修一脸“喵喵喵”。


“喀……你先回答我。”看到叶修一脸茫然,苏沐秋先是放下了那颗担心叶修懂梗的心,继而重回尴尬。


“当然是木门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头门吗?”犟不过苏沐秋的叶修斜靠在花坛边漫不经
心地道。


“……那铁做的呢?”看着妥协的叶修,苏沐秋逐渐理直气壮。


“铁门呗,”叶修用脚尖蹭蹭灰色的水泥地面,
仍旧漫不经心吊儿郎当。


“那通往幸福的门呢?”苏沐秋抬眸对上叶修那双深褐色的眼瞳,眼里眉梢皆是迫不及待。


听到这个问题,叶修严肃了神色,站直身体,眼睛瞟向远方:“啊……那个啊……”


苏沐秋期待地倾身。


叶修一边深情地凝望远方一边推开快要拱他身上的苏沐秋,语气缥缈地说:“当然是……学校大门啊。”


苏沐秋石化在原地。


“哈……哈哈……”何以解忧,唯有叶修;没有叶修,唯有忧愁。


“还有我们啊。”就在苏沐秋悲伤之际,前方传来叶修满是笑意的声音。


好……好苏。


真……真可爱。


苏沐秋被甜到了。


——真没出息啊枪神大大。



所以说我叶果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坚定】

————————————————————
@一颗椰子 韩叶有点长所以得晚点啦。










【德哈】关于绰号(超甜)

*特别可爱的小龙和小哈

*互怼日常超甜

*私设大战结束二人在一起了

*短小得不行

*炸个尸,发完就溜

——————————————————————————————

“疤头。”


“秃头你闭嘴。”


“对你的男朋友客气一点破特。”


“现在是前男友了白鼬。”


“今晚过后会再一次成为男朋友的,我亲爱的救世主。”


“我可不想有一个天天叫我破特疤头救世主的男朋友。”


“哦——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嗯?小甜心?小宝贝?亲爱的?”


“……马尔福你可真油腻。”


“油……腻?”


“中国人对恶心的另一种更委婉的说法。”


“……”

【伞修/all叶】假如我有仙女棒

* @沈南昭 几小时前的点文hhh


*小小小【高亮】段子


*伞修最甜不甜给钱


*这次真的是糖


*脑洞,日后也许会扩写
————————————————————

有天叶修直播问答,在评论区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假如叶神有了仙女棒,最想实现什么愿望呢?”





仙女棒?





仙女他知道,仙女棒……额……仙女的法器?





“我有个问题,这个……”叶修伸出右手食指戳戳屏幕,“仙女棒是什么玩意儿?”




弹幕却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




【妈耶手指好好看】





【我叶叶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




【老干部设定也是萌萌哒!】




【我叶!!!好帅!!!我要舔屏不要拦我啊啊啊啊啊!!!】




【楼上舔屏的一起啊!】




……




诸如此类。




叶修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不得已只好求助苏沐橙:“沐橙啊……”



“就是问叶修哥你的愿望啦!”苏沐橙忙着给叶修刷礼物,头也不回的说。



“嗯……”叶修闻言咂咂嘴,想了一下,“愿望么……”



“当然是……”




“兴欣冠军啦!”




叶修一边笑着说一边关掉了直播。














——其实这不是我的愿望。

——我最大的愿望,明明是希望他回来啊。


叶修摁灭手中的烟。

——不过很可惜。

——我没有仙女棒。


——所以假如就只能是假如啦。


————————————————————






我,苏即墨,给钱!(理直气壮)











好吧其实还有一段。

————————————————————


……



“咚咚咚”

“阿修,麻辣烫。”



“沐秋大大买个麻辣烫怎么这么久啊……我等的仙女棒都碎了。”



“仙女棒?”






——好啦,愿望实现啦!

————————————————————

溜了溜了,俩个月以后再见。